UNILINK留学社区

如何看待环球时报报道瑞典警察将中国老夫妇半夜扔坟场?

陈U秀 发布于 2年前 分类:生活

9月2日,曾先生及其父母满怀期待地赴瑞典旅游,一行三人当天凌晨(前一日晚7点)抵达斯德哥尔摩市区的一家旅店准备住宿。但预订的房间需当天白天才能入住,且旅店已没有空房,考虑到父母身体不好、瑞典夜里较寒冷,曾先生请求旅店让他们付费在大厅椅子上休息一段时间(占据大厅并拒绝谈话达七个小时)。然而,旅店不但粗暴地让他们“立刻滚出去”,还叫来警察。

据曾先生讲述,他向警方说明父母身体情况并出示服用的药品,还表示自己可以离开,希望父母能够暂时休息。没想到警方不但不予理睬,反而强行将曾先生父亲从座位上拉倒,拖出酒店,扔在地上。患有心脑血管疾病的曾先生父亲当场发病,意识模糊并开始抽搐。当地警方旁观这一情景,仍未给予任何人道帮助(警方记录为对方宣称生病但不像生病)。

曾先生的父亲被瑞典警察拖出酒店。

曾先生的呼救引来行人围观,众人纷纷指责警察行为恶劣,要求警方给予救援。很快,两辆荷枪实弹的警察车辆抵达。警察没有施救却持枪驱散人群并试图抢夺曾先生手机,最终将曾先生一家人强行带上警车。据曾先生讲述,在此期间,警察还殴打他的母亲和意识模糊的父亲。(执法记录仪中并未出现以上情节,警察直接将曾父母抬走,曾先生大喊警察杀人)

在车上,警察盘问曾先生是否是难民,是否想使用暴力,并威胁将其“送到森林和野兽一起”。大概半小时后,警车急停在一个黑暗路口,多名武装警察把三人推下车就扬长而去。

曾先生用手机定位才发现,这里竟是斯德哥尔摩市区几十公里以外的一座坟场。(有通宵地铁的市中心7公里处教堂花园地铁站)据曾先生讲述,当时气温不到10摄氏度(最低气温14°),周围阴森恐怖,还能听到远处动物的嚎叫(大型动物可能为鹿),一家人只能围坐在坟场互相取暖。在这里瑟瑟发抖半小时后,幸亏得到途经路人的帮助,他们才得以返回城区。

网友发现,同一家旅店,曾允许俄罗斯旅人等候6小时办理入住。(booking评价8.3高分)点评网站附图如下

UNILINK留学社区

1个回复

  • 陈U秀

    转载自西洋参考,作者:夕心,原文链接

    不撒泼,不唱国歌,海外旅行维权的正确姿势

    在国外生活和旅游,出现意料不到的突发事件而让自己处于焦急、惊恐甚至危险之中,虽然没人会愿意,但也难避免。怎么办?撒泼打滚、高声哭闹?实践证明,只是自取其辱;联合一群同胞在老外面前高唱国歌,让人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?多数中国人恐没有那么豪放。

    在国外,公海上,我们就曾经历了一次意外事故,其“维权”故事颇值得叙述,现权当分享吧。

    01半夜惊魂

    那是2017年春天,我们在新加坡。闲来无事,从每天看的《联合早报》上看到一则广告,有一艘从新加坡出发的5晚6天国际邮轮,三天后启航,还有少量舱位出售,可“早报优惠”。于是,我们带上相关的资料,来到了售票点。

    3楼的双人海景房,每人900元。我们开始签约。填写护照时,工作人员忽然发现我家先生的年龄,于是告知:凡年满55岁,均可享五折优惠。这样,我们算是意外地捡到了一个便宜,很是惊喜。

    UNILINK留学社区UNILINK留学社区

    即将启航的邮轮

    正如宣传的那样,皇家加勒比,确实梦幻,一切豪华,不及细述。

    第二个晚上,邮轮行驶到南太平洋的公海上。躺在舱房的床上,透过圆形的舷窗,可看到无边无际的海面一片漆黑,海浪拍打着船体,船舱微微地摇动。风平浪静,我们很快进入沉沉的梦乡。

    UNILINK留学社区UNILINK留学社区

    夜已深,人亦眠

    突然,我觉得有冰冷的东西洒到了脸上,强睁开眼睛,房间太黑,什么都看不到,伸出手挥了挥,觉得有水像雨一样地在往下落……我脑袋“嗡”地一声,猛地坐了起来,惊恐地大叫:“进水啦!”然后,便摸索着想开灯。无奈,手发抖,心狂跳,灯在哪里,根本找不到。

    先生也醒来了,更加惊惶失措。我们两人的脑子里,想到的都是那艘倒霉的泰坦尼克号……

    我在黑暗中乱摸时,手突然碰到了玻璃舷窗:窗子是完好的,也是干的。我觉得自己冷静点了,至少,水不是从这个窗口涌进来的,我们要死,也不会那么快。于是,打开了房间的灯。

    UNILINK留学社区

    UNILINK留学社区

    邮轮客舱的通常结构

    灯一亮,抬头看,只见从房门开始,整个天花板都在往下滴水,密密麻麻的水流,直往下洒。怎么回事?我们吓坏了。

    我赶紧跳下床,光脚踩在浸泡了水的地毯上,跑去开房门。还好,过道上一切正常。我跑出去后,又马上返回,想尽快把已经淋湿的东西,诸如行李箱、提包、衣服、鞋、书报、洗漱用具等等搬出去。

    我冒着“雨”,一边快速地清理,一边命令身边的先生:“打电话给总机,让他们赶快来人!”他答应着,拿起电话,“不行,不行,电话机上都是水!总机值班是讲英文的,我,我……”

    “去敲左边那个邻居的门!”白天我们曾互致问候,是一对长着亚洲人面孔的年轻夫妻。

    “好,好,”先生嘴上答应着,身子却没动。“你快去呀!”“我,我走不动了……”

    啊!

    稍顷,他缓了一点,赤着脚,跑到隔壁,敲开了门。

    然后,小伙子跟过来了。他看了一眼我们的房间,又迅速跑回去,约五分钟后,工作人员开始一拨一拨地赶过来了。

    UNILINK留学社区UNILINK留学社区

    甲板外漆黑的海面

    02紧急处置

    赶过来的,是搞卫生的,维修的,管理的,有白人、黑人、黄人、棕人,五颜六色,十几个。他们查看、询问,来来往往。

    这时,房间天花板上流下的水,已形成了几道水帘。过道上,被我抢救出来的行李,箱子打开着,从衣架上取下来淋湿了的衣服,全摊在它的上面,几个塑料袋装着从水里捞出的运动鞋、皮鞋。其他各种乱七八糟的物品,散乱扔着。

    UNILINK留学社区

    UNILINK留学社区

    2018年5月一艘环加勒比海邮轮发生漏水事故

    我衣服、头发都湿了,有气无力地站一下,蹲一下。先生却在焦急地东翻西找,找药,找袜子。被惊动起来的左邻右舍们,都在探看、小声议论。

    对于工作人员的询问,讲中文的,我多回几句,英文问的,便懒得开口,只用手指指房间:自己看去!遭遇这样的意外,我心里有很多委屈和愤怒。

    几分钟后,工作人员们又陆续来了,这次,他们带来了各种工具。很快,水不流了,楼梯架起了,天花板打开了,被褥等室内用品开始往外移,抽水、地毯清理也开始……

    UNILINK留学社区UNILINK留学社区

    游艇上的维修人员

    这时,客房领班走过来对我们说,安排我们搬到第10层去住,同样是海景房。现在是凌晨两点,先休息,所有的事,待明天天亮后再说。另外,先生需不需要请医生来看看?

    “算了吧。”先生想了想回答。

    在10楼安顿好后,我们虽惊魂未定,却开始了互相嘲弄:

    “虽然你在突发状况中表现出了理智和勇敢,但穿着睡衣,披头散发蹲在行李堆旁的样子,真像难民!”

    “你全身滴水,打双赤脚,穿条短裤,踉踉跄跄在走廊上跑,还敲别人家的门,难道不像从水里捞出来,半夜找不到家的醉鬼?”

    一想到我们的“丑态”在公共场所被那么多外国人看到,心里就极其不受用。

    明天怎么办?我闭着眼,有气无力地嘟囔:船长应该来慰问吧!

    03努力交涉

    邮轮上的第三天开始了,今天下船游玩小岛。快9点了,别说船长,鬼都没见一个。于是我们草草吃点东西,气昂昂地自行去了五楼的服务部。

    到了服务台,报房号,服务员把我们请进旁边的经理办公室。他们显然都知晓昨晚的事故。

    经理是一个约有1米9高的大块头白人男子,起身迎接我们时,头都快顶到天花板了。本就狭小的异形办公室,加上翻译杨小姐,以及我们俩,我觉得我都要被挤出门了——把所有空间都用于谋利,资本家呵!

    UNILINK留学社区UNILINK留学社区

    花样越来越多的邮轮

    略微寒喧后,我们局促地坐下。经理要我们把昨天事故的过程详细叙述一遍。于是,我主讲,先生补充。在此过程中,经理自始至终脸上毫无表情,身体一动不动,瞪着的蓝眼睛深不见底。我读不出他的任何歉意或同情。

    轮到他讲话,却很官方:“昨天的事故我都知道了,我对两位的遭遇表示遗憾。现在我们首要的问题是查清事故发生的原因,然后进行责任划定,其它的后续都要在此前提之下。给你们调换的房间已经安排了吧?”

    “等等,”我开口道:“怎么只是遗憾而不是道歉?划定责任?我们还有责任要承担?”

    他回答:“我们需要找到原因,然后再进行评估。”

    先生笑着但很专业地说:“原因就是你们的消防喷淋感应器出了问题,质量不行或者老化了,灵敏度丧失。这个责任与我们无关。”

    他说:“我们这艘船刚服务8年,此前,从未出现过类似的问题。”

    他!我气得问:“你不会认为是我们两人无聊,半夜去撬开你们的天花板破坏水管吧?!”一时,室内的气氛竟有点紧张。他摊了摊手,还是没有表情。

    我很后悔当时事发突然,没来得及拍点照片作为证据,但还是说:“昨晚的事故太意外,给我们的惊吓也很大,所幸人都没事。否则,有一人心梗或中风,你我麻烦就大了!现在,我们的物品全部被淋湿,今天的日程也被耽误,你们没态度吗?要是我们不来,你们是否认为这事已经过去?”

    UNILINK留学社区UNILINK留学社区

    他把手往下压了压,转过头,和杨小姐商量一阵,又写了张条子给她,比划着对我们说:“杨,请。”

    杨小姐说:“公司会请专业人员找查原因,现在由我负责处理你们二位的事。我们先去你们房间,我把淋湿的衣服和鞋子拿走,送到洗衣房清洗、熨烫或整形,然后会送回你们房间。我带你们走VIP通道,你们可继续今天的行程。晚餐后,你们再到这里来找我们,那个时候也许有调查结果了。可以吗?”

    好吧。于是我们三人一起上10楼,路上,中国上海出生的杨小姐告诉我们,这经理是加拿大人。白人多这样,只讲规定,不讲人情。同样,处理客人事宜的权限在服务部,船长是不会出面的。

    站在上升的电梯里,我试探地问:“按规定,此类事故最后的结果是?”她说:“我还真不知道。我到公司两年,没看到过这种事。”接着,她很乖巧地说:“阿姨,您的鞋湿了,穿在脚上不好,一会我拿双鞋给您穿好吗?您穿多少号?”我谢了她,说,我不太习惯穿别人的鞋,等会我穿拖鞋下船,希望大家不介意。“那叔叔阿姨请一定慢慢走,注意安全。”真佩服老外的公司,找到这么善解人意的员工。

    04圆满解决

    晚上7点,我们又一次来到经理室。待我们坐下后,经理说了下面的意思:

    他们今天把事故报到德国的生产厂家去了,感应器的故障,厂家承担全部责任。现按邮轮公司的规定,免掉我们之中一人的船票(特指享5折的那张),然后,填写损坏物品清单,核实后,他们将予以现金赔偿。服务部给我们的赔偿是,余下的3天,作为船上的VIP,享特别服务。另外,赠送健康中心和意大利主题餐厅消费一次,他衷心希望我们能有美好的体验,忘掉之前的不愉快。如果没异议,就双方签字生效。

    经理说这一番话时,仍然没什么表情。相较一般表情特别生动的白人,我觉得此时的他真是一个另类。

    其实对于赔偿,我们是没有具体期待的,邮轮公司态度亲切,高层出面讲几句客气话,我们很快就会桃李春风。况且,此前,我们进了10楼的舱房,看到所有经处理后的衣服和鞋子都很整齐、干净地摆放在那,就已释怀。我相信,这是大多数中国人的人情,外国人哪懂!

    UNILINK留学社区UNILINK留学社区

    在夕阳下等待享用意大利餐

    但此时,望着这张淡漠,也许还有点傲慢的脸,想到他们和我们迥异的思维方式,则既是讲规则,我就毫不客气地在《损坏物品清单》上,把那本已买了六年,皱巴巴的旅游指南书填上,金额嘛,原价,其它补偿,更是欣然接受。

    签完字,握手道别。出来,我们决定去3楼看看。出事故的那间房有工人正在整理,隔壁那小伙子也正巧在,原来他们是香港人,我们感谢了他昨晚提供的帮助。

    下船半个月后,472元汇到了我的账户。

    UNILINK留学社区UNILINK留学社区

    邮轮返回新加坡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