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批澳人染疫后出现长期后遗症!嗅觉味觉出现问题,还影响工作…

澳洲已经保持开放数月,每天仍然有很多人感染,但由于大部分都接种了两剂疫苗以上,所以重症和死亡人数并不多。但大批澳人染疫康复后出现长期后遗症,具体症状包括味觉及嗅觉衰退,持续头疼以及容易疲劳。

《时代报》报道称,去年12月的某天早晨,悉尼女子Julia Costello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“咖啡”,发现里面漂浮着一些乳白色的东西。

由于4个月前感染新冠且症状严重,这名急诊科护士失去了嗅觉和味觉,并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喝下了半杯变质豆奶。



大批澳人染疫后出现长期后遗症!嗅觉味觉出现问题,还影响工作...



大批澳人染疫后出现长期后遗症!嗅觉味觉出现问题,还影响工作...

还有一次,Costello喝了一整杯变质豆奶。“我开始呕吐,随后才发现自己喝了过期豆奶。”

常用图片、链接、视频代码汇总

感染8个月后,Costello仍未恢复嗅觉,味觉也有衰退,目前只能尝出苦味和咸味。

43岁的她感染时一度无法起床走动,连续3个月出现剧烈胸痛,现在依然感到虚弱,工作能力也因此受限。

大批澳人染疫后出现长期后遗症!嗅觉味觉出现问题,还影响工作...

《时代报》报道称,染疫后持续出现的症状通常被称为“新冠后遗症”。建模显示,今年年底将有几万名澳人饱受新冠后遗症困扰。

卫生经济学家Martin Hensher教授警告称,新冠后遗症对公共卫生构成了严重威胁,且目前缺失关键数据,“我们还不知道澳洲的新冠后遗症到何种程度,在摸索前进。”

Hensher曾与迪肯大学(Deakin University)一个团队合作,对新冠后遗症进行建模。

他估计,澳洲第一波Omicron疫潮期间的200多万感染者中,有32.5万人染疫12周后出现持续症状。

大批澳人染疫后出现长期后遗症!嗅觉味觉出现问题,还影响工作...

其中大部分人预计将在6个月内康复,但可能有成千上万人出现持久症状。

越来越多专家和他一同呼吁紧急推出一项全国调查,以估算澳洲新冠后遗症患者的规模,并建立一个数据库来跟踪症状。

大批澳人染疫后出现长期后遗症!嗅觉味觉出现问题,还影响工作...

澳洲多达30%的重症患者报告称,感染6个月后至少持续存在一种症状。呼吸急促是最常见症状,其他症状包括疲劳、头痛、味觉或嗅觉丧失。

Costello感染6个月前接种了两剂疫苗。据估计,澳洲逾9万名患者在感染6个月后出现嗅觉或味觉障碍,Costello是其中之一。

研究发现,多达60%的Delta感染者失去嗅觉或味觉,相比之下,澳洲五分之一Omicron感染者失去嗅觉或味觉。其中约2%会长期存在这种症状。

大批澳人染疫后出现长期后遗症!嗅觉味觉出现问题,还影响工作...

患者从完全或部分丧失到出现曲解、想象的感觉。对于某些食物,有人抱怨尝起来像垃圾或腐肉,有人则会闻到粪便气味或烟味(附近其实没有),Costello经常闻到并不存在的垃圾气味。

大批澳人染疫后出现长期后遗症!嗅觉味觉出现问题,还影响工作...

这种情况出现的确切原因尚不清楚,但包括哈佛医学院(Harvard Medical School)研究该现象的一个团队正在形成一种共识,即当新冠病毒感染鼻子中神经元的细胞时,嗅觉丧失就会发生。

然而,嗅觉障碍没有简单的治疗方法,目前推荐进行嗅觉训练,早期的研究表明,这在某种程度上对约半数患者有效。

澳洲耳鼻喉颈外科学会发言人Simon Carney表示,嗅觉训练应当纳入医疗保险福利计划(Medicare Benefits Schedule)。

Carney表示,这一领域长期被忽视,但新冠疫情激发了英国等地的研究,其中包括一项刺激嗅觉神经生长的药物试验。

Kelly患鼻窦炎8年后恢复了嗅觉,又因染疫再次失去嗅觉。她表示,大多数人会适时恢复嗅觉。

大批澳人染疫后出现长期后遗症!嗅觉味觉出现问题,还影响工作...

Susanna Vitikainen今年54岁,住在维州Bellarine Peninsula的Ocean Grove,自1月感染以来,患上了幻嗅症(phantomsmia),时不时地失去味觉。

但更令她痛苦的是严重的神经疼痛、胸痛、心悸、疲乏,被迫放弃当厨师。她说:“我会躺几天,能去厨房、冲澡或穿衣服就很好了。”

大批澳人染疫后出现长期后遗症!嗅觉味觉出现问题,还影响工作...

Vitikainen感染时已接种两剂疫苗,并预约了加强针。

在墨尔本The Alfred医院,高级临床神经心理学家Leonie Keall博士在治疗越来越多的新冠后遗症患者。

“有些人说每天都感觉像宿醉,思维清晰度大大降低,感觉不那么敏锐,还健忘。有位女士说,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停止运转,还有位女士说,她的大脑仿佛被切成两半。”

大批澳人染疫后出现长期后遗症!嗅觉味觉出现问题,还影响工作...

一些病人称自己会心不在焉,譬如把东西放错冰箱,还有一些人在记单词或号码方面有困难。

最让人苦恼的是后遗症的不可预测性和不确定性。

Carney称,嗅觉和味觉的丧失可能会导致生活质量显著下降。她说:“丧失味觉会让人极度抑郁,甚至想自杀。”

Kelly表示,一个生物因素——嗅觉问题能引发抑郁。

Costello住在悉尼内西区Ashfield,她称自己感觉被医疗系统抛弃,对康复已不抱希望。

由于担忧自己会在意识不到的情况下散发难闻的气味,她常避免与人共享食物,并拒绝参加社交活动。

首发于UNILINK官微 | 微信 AlexUnilink 电话 +61 2 8971 9963 | 提个问题?